杨换宇:“保浙会”若干史实考辨

  • 时间:
  • 浏览:0

   内容提要:保浙会是戊戌时期的另一个重要学着,是由陈虬等在京参加会试的浙江举子倡议设立,但或者 福建道监察御史黄桂鋆的弹劾及浙江举子孙灏的攻诘,被迫解散。以往学者普遍认为保浙会为保国会的分会,系在康有为的影响下创办。事实上,保浙会的创办一方面是或者 江浙地方绅商的鼓动,买车人面与陈虬的维新变法主张密切相关。保浙会名称虽与保国会之类,却并无隶属关系,且与保国会在内容与主张方面有较大差异。进而言之,陈虬等江浙地方士绅的变法维新主张与康、梁一派之所以相同。

   关 键 词:戊戌时期  保浙会  保国会  陈虬  the Reform Movement of 1898  the Pao-zhe hui  the Pao-kuo hui  Chen Qiu

   戊戌时期,学着勃兴,以康有为组建北京强学着为肇始,或多或少先进的知识分子先后在全国各地成立了六七十个 学着,蔚为大观。学术界有关戊戌时期学着的研究成果颇为充裕。①保浙会是戊戌时期的另一个重要学着,但以往学者囿于史料,对保浙会了解较少,甚至有学者误认为保浙会是保国会的分会。如著名历史学者胡珠生先生在《兴浙会和保浙会是另一个团体》一文中,即主张保浙会是保国会的分会,称其“作为保国会的主要分会,发扬了中国人民共赴国难抗击外侮的精神”。②著名戊戌变法史研究学者黄彰健先生也持之类观点:“保国会设于北京,欲各省士夫助有司治,则势需以保各省为名而设立保其省分会。其时以英国欲索舟山群岛,法国欲划滇省为势力范围,并筑滇越铁路,于是保浙会、保滇会遂继保国会完后 ,优先成立。”③另外,次要学者还将“保浙会”与“兴浙会”“浙学着”等相混淆,④或者 在论及保浙会时,多有讹误之处。⑤那末 ,保浙会真的是保国会的分会吗?⑥本文在挖掘辨析史料的基础之上,试图澄清相关问题 。

   一、基本时间点梳理

   戊戌年间,在京参加会试的浙江举子倡议成立保浙会,其中陈虬扮演了发起者的角色。⑦戊戌时期,陈虬赴京师参加会试,参与了康、梁维新派举办的次要活动,系可是保浙会兴起的影响因素。或者 此一时期时间紧凑,事情繁多,下文将按时间顺序简要梳理陈虬在京的活动情况报告,以便于理解保浙会兴起的历史背景。

   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春,陈虬与陈黻宸、章献猷等举子赴京参加会试。其时,京师公车云集,三月初六日,麦孟华、梁启超等举子在康有为的领导下联名上书,主张联英、日以拒俄,反对租借旅顺与大连给俄国。尽管此次活动有浙江举子参加,但陈虬并未参与。三月初八日,公车入闱,之前 开始 会试考试。十六日出闱,会试考试之前 开始 。

   三月二十七日,康有为等人倡导的保国会首次开会,地点在粤东新馆,参加人数大慨有127人。会上,康有为发表激烈演讲以鼓动人心,会后,通过《保国会章程》。保国会第二次集会是闰三月初一日,梁启超发表了演讲,参会者大慨有91人。陈虬参加了上述两次集会。闰三月十七日,《国闻报》全文刊出了《保国会章程》,二十三日,《国闻报》以《京城保国会题名记》为题,刊登了两次出席保国会大会的人员名单,陈虬的名字均包括其中。二十四日,《国闻报》又刊出《京城保国会题名记》,刊登了“入会列名之人”,共有185人,陈虬列名其中。期间,闰三月十二日,监察御史潘庆澜上奏弹劾保国会。翌日,御史李盛铎上《党会日盛宜防流弊由》奏折,反对保国会。

   三月间,山东即墨县文庙孔子像被德人毁坏的消息传至京师,会试举子纷纷上书抗议。闰三月十六日,康门弟子麦孟华、梁启超等人领衔,向都察院递呈了有八百三十多名各省举人签名的公呈,陈虬的名字亦在内。⑧

   在此期间,陈虬受保国会影响,积极筹备成立“保浙公会”,并起草《急宜变法自强拟就浙省先行试办呈》,⑨欲将该呈文送交总理衙门,请其代奏。闰三月二十七日,听闻此事的御史黄桂望上奏折参劾,要求总理衙门拒绝为其代奏,并上《浙商私借洋款纠合保浙会片》,其中,述及保浙会的缘起。可是,浙江举子孙灏写《驳保浙会奏稿》,驳诘保浙会,原因其被迫解散。⑩陈虬于四月中旬离京返浙。

   二、“保浙会”起源辨析

   关于保浙会的起源,以往学界普遍认为是受康有为成立保国会的影响,甚至认为保浙会是保国会的分会。的确,戊戌时期,陈虬参加了两次保国会的集会,其倡议成立保浙会,应当有保国会的影响因素。然而,保浙会的真正起源却另有原因。保浙会成立的大致情况报告,还时要通过监察御史黄桂望在光绪二十四年闰三月二十七日上奏折附片《浙商私借洋款纠合保浙会片》,窥见一二。为便于分析,现将附片全文摘录如下:

   保川、保滇等会起于保浙,而保浙会亦实有所缘起。去年秋,浙有高、孙二商欲以华股华商建造宁绍铁路,具呈浙抚,浙抚许之。该商即以浙抚批语私向上海公司代借洋款四百万两。浙抚知而止之。乃投盛宣怀,宣怀驳之;又复投王文韶,文韶亦驳之。盖皆知其害之大巨也。而该商之技穷,于是至京师鼓惑狂悖不经之举人陈虬,纠合下等举子出名,以为保浙会,条上三款,而铁路亦影射其中。浙之公车多不谓然。而少年喜事者有之;欲同染指者有之;或初列名而欲掣去、或既列名而买车人不知者又有之。自递呈于总署,复以为总署必代递,而借总署之衔奏,必邀皇上之俯允也。于是群相夸耀,遂至滇举效之、川举效之,而真是不过浙之奸商为之作俑,欲得谕旨以压浙抚,盖犹当日挟抚批以借洋债之故智也。相应请旨饬下浙抚不准该商经理,之所以准私借洋款,皆贻国家无穷之害。(11)

   此段史料明确阐述了保浙会的缘起情况报告,下面结合相关资料针对史料中所述史实分另一个方面展开辨析:

   首先,附片中明确指出,保浙会的起源与江浙绅商怂恿鼓动有直接关系。(12)光绪二十三年秋,浙江绅商高尔伊(13)等人欲集股兴办宁绍铁路,得到浙江巡抚廖寿丰的支持。然高尔伊等人虽声称以集华股的依据修筑宁绍铁路,真是并无能力筹集足够的华股,因而不得不向英国公司借“洋债”。高尔伊等拿与英国商人福禄寿订立的借款合同,呈浙抚廖寿丰“禀请核定”,浙抚向当时负责铁路事务的盛宣怀询问此事是否 大慨。盛宣怀认为借款过巨,且利息太重,或者 指出“高等皆喜事而非任事之人,年来赴总公司具禀者纷纷,类皆利欲薰炙,叩其中一无所有也”,(14)坚决反对高尔伊等人借洋款修筑宁绍铁路。此事遂作罢。

   戊戌年间,高尔伊等绅商至京师,因与陈虬关系交好,即怂恿陈虬成立保浙会,以兴浙江地方实务。在陈虬等起草的《急宜变法自强拟就浙省先行试办呈》中,明确支持“广开铁路以通其血脉”,“去岁浙中绅士已贷款四百万,先筑宁、绍二处铁路,禀商浙抚,将次开办,他处应办之路亦宜分道兴筑,期与矿务相表里”。(15)奏稿中提出“保浙”的三项举措,其中第三项即“兴矿务以裕利源”,主张开采浙矿,且在华股严重不足的情况报告下还时要借洋款,“一邑之力严重不足,继以旁邑,华股之力严重不足,继而洋债,人期合力,事期必成”。(16)而在陈虬以往的维新主张中,并未论及开矿之事,此处大力提倡开采浙矿,极或者 是受高尔伊等人的影响。是年夏,高尔伊等人还上书朝廷,要求设立浙东宝昌公司,开采衢州、温州、严州与处州四处煤铁等矿产。因严重不足本金,准备向意大利惠工公司沙标纳贷款银五百万两,订立合同,或者 欲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最终被朝廷拒绝。(17)陈虬曾专门为其奔走此事。(18)这也与附片中所奏相互印证,表明陈虬等人兴办保浙会,受到了高尔伊等浙江地方绅商的鼓动与怂恿。

   其次,陈虬主张通过振兴地方实务开展变法维新,而保浙会的源起,其潜在意图即在借“谕旨以压浙抚”,以利兴办地方实务。陈虬等人在奏稿开篇即提出:“奏为外衅迭至,内患交乘,祸烈机危,急宜变法自强,通筹分办,力保大局,拟就浙省先行试办,呈请代奏,谕饬各直省遵行事”,并指出“为今大计,宜大假民权,许其联集干事绅富,通筹全省富强之计,分门办理;呈请督抚专折奏闻,一俟得旨允行,通饬地方官,一例保护”,最后称“如蒙采及刍言,通饬直省督抚一例举办乡团、学堂、矿务,一面准举人等先就浙省试办,全浙幸甚!宗社幸甚!”(19)或者 ,附片中称其意在“得谕旨以压浙抚”。事实上,陈虬好友宋恕也可提供次要辅证。宋恕在戊戌年六月廿六日(20)的日记中写过一篇名为《书陈乡举虬等〈请开保浙公会公呈〉后》的文稿,如今虽已散佚,但仍可从刘绍宽与宋恕的谈话中略窥宋恕对陈虬所上公呈的看法。据刘绍宽《厚庄日记》戊戌年六月廿七日载:

   午后,宋燕生先生来言:“志三之办铁路,立保浙学着,无论军机非要代奏,即使代奏邀准,立降谕旨,特赏四五品卿衔,令与浙抚商办事机,得手至矣,而浙抚一见,不过茶语一时,命出与十一府诸绅妥商而已。杭郡乡绅贵首朱智、富首丁崧生,一依其势,一倚其财,欲办此事,非要不求见二人,可是二人亦不过一回拜、一敬席而已,一上谕之势至此而至矣尽矣,而于所办之事毫无裨益,推究至此,将复何为!况又借商债而为之,一旦偾辙,身名瓦裂,亦势所必至,此皆于今日情事见之未澈也。”(21)

   在宋恕看来,陈虬等人倡议修筑铁路,设立“保浙学着”,即使成功获得皇上的批准,“立降谕旨”,借此“压浙抚”,敦促浙江巡抚参与兴办地方事务,但其意义与实际成效或者 不必不多,且对于欲办之事毫无裨益。或者 再举借商债,极有或者 原因身败名裂。还时要看出,宋恕对陈虬等人“立保浙会”的真实意图与黄桂望在奏折中的分析,极其之类。宋恕与陈虬私交甚笃,其对陈虬所上公呈用意的理解应当偏差不大。由此可见,保浙会的起源,次要原因在于陈虬等人欲借“谕旨以压浙抚”,兴办浙江地方实务。

   最后,保浙会的起源与陈虬的维新思想有密切关联。保浙会奏稿中的诸多主张与陈虬的变法维新思想一脉相承。奏稿中提出,自强之道在“厚集民力以固人心,大旨当以富强为主”,而富强之术有三:“一治乡团以杜乱萌,一设学堂以开民智,一兴矿务以裕利源”,即办团防、设学堂与兴矿务。(22)陈虬的《报国录》即专门讨论团防问题 ,系在中法战争时期为组织团防抗击外敌入侵的总体设想。在《报国录》自序中他称:“《报国录》者,为团防而作也……今天下竞言自强矣,舍治兵非要以立国,而制实莫善于团防。”(23)奏稿中论及团防次要全部与《报国录》所述一致。共同,陈虬一贯主张兴办学堂,早在光绪十一年便开办了利济医学堂,还亲自编写《利济教经》与《教经答问》作为学堂辅导教材。在《利济教经》“时务章”中写道:“识时务,主富强”,“兴亚洲,入手方;设报馆,开学堂”。(24)陈虬还曾撰写《经世宜开讲堂说》,称:“方言、格致、制造、矿机、军师、武备诸公局学堂而拓为师范,继以自强,识时务者可不谓谋之既臧乎哉!”(25)另外,在《救时要议》中,陈虬提出“富策”“强策”“治策”,其中“变营制”“开铁路”“培人才”“广方言”“整书院”等,(26)与奏稿中所论皆之类。或者 ,保浙会起源的深度1次因素在于陈虬的变法维新思想。

   总之,通过上述史料的分析大致还时要看出:保浙会的起源与江浙绅商怂恿鼓动相关,也是陈虬主张变法维新,热心筹办地方实务的某种外在表现。

   三、“保浙会”与“保国会”之关系

从上述监察御史黄桂望之奏折附片《浙商私借洋款纠合保浙会片》还时要窥见,保浙会之所以源于保国会,相反保川会与保滇会却源于保浙会,“保川、保滇等会起于保浙”。那末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932.html 文章来源:《历史教学》2018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