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衝基金對決投資銀行 原油期貨多空博弈升級

  • 时间:
  • 浏览:0

  一名對衝基金經理指出,導演NYMEX原油期貨價格大跌的幕後推手,主也不投資銀行。

  “在這輪油價大跌期間,投資銀行无缘无故是最主要的沽空者。”他指出。巧合的是,在上周油價上漲期間,高盛集團忽然發佈報告要打壓油價,也由此被認為是空頭方。

  在基本面方面,高盛集團這份報告明確表示,美國原油庫存的下降,不可能 在短期內會溫和支撐油價,但油價在低位仍會維持很長時間,預計未來3個月,全球原油價格仍會徘徊在40美元/桶周围。

  截至4月13日17時,NYMEX原油期貨價格徘徊在52.100美元/桶周围。但在數天前,它還經歷了一輪大漲大跌的過山車行情。

  這輪行情多空激烈廝殺可見一斑的時間節點在4月6日-7日,NYMEX原油期貨漲幅接近9%,一度觸及55美元/桶。但隨後一天,它又離奇大跌約6%,回吐大偏离 漲幅。

  在NYMEX原油期貨價格冒出過山車行情背後,是多空兩路資金的博弈正在悄然升級。一并,這波行情,將兩路資金現、期貨市場的套利路徑更加清晰地予以呈現。

  多頭驟增原油1000萬桶

  一位對衝基金經理直言,上周NYMEX原油期貨市場的看漲頭寸增加約5100萬桶,一舉創下過去4年來最大漲幅的状态下,原油期貨價格仍然大幅下跌6%,表明沽空者同樣“來者不善”。

  記者經多方了解到,在沙特等傳統産油國與熱衷頁巖油氣開採的新興能源生産國圍繞市場份額暗戰升級的背景下,對衝基金與投資銀行之間,也在各顯神通,謀求未來油價走勢的主導權。

  上述對衝基金經理直言,早在原油價格低於100美元/桶期間,多數對衝基金已經開始抄底油價潛伏。

  “不過,當時多數基金只動用了少數資金。”他直言,最近一週,不少對衝基金才開始頻頻大手筆增持NYMEX原油期貨看漲頭寸。

  CFTC最新數據顯示,截至4月7日當周,對衝基金為主的資産管理機構在NYMEX低質輕硫原油期貨市場的看漲凈頭寸較上周驟增10096.2萬桶。

  究其愿因,是他們在押注美國原油庫存減少所引發的油價反轉行情。隨著沙特等傳統産油國採取不減産、放任油價下跌等辦法 ,捍衛自身市場份額,導致美國頁巖氣開採承受油價下跌的巨大壓力。

  油服公司Baker Hughes最新數據顯示,上周美國油氣鑽井開採平臺又減少40個,降至988個。這項數據已連降18周,創下1986年以來最大降幅。

  對衝基金普遍預計,當美國油氣鑽井開採平臺數量降至900個以下,美國原油産量與庫存也將隨之雙雙下降。此前,美國商業原油庫存一度高達4.71億桶,創下19100年以來的最高值,這也被對衝基金認為是NYMEX原油期貨價格過度下跌的重要愿因之一。

  “由於尚無法判定全球原油價格開始反轉上漲,對衝基金的抄底行為,還是比較謹慎的。”這位對衝基金經理透露。多數基金將原油期貨的看漲投資上限,設定在基金總資産的5%以內。但市場從來不乏激進者,有對衝基金髮現近期美國原油精煉利潤持續走高,會加速美國原油庫存的消耗,反而投入10%-20%的基金資金押注油價迅速反彈。

  對衝基金PK投資銀行

  讓他們意料非要的是,上周初,NYMEX原油期貨價格在跳漲9%後,竟忽然冒出一輪6%的大幅下跌,令這些對衝基金基本無利可圖。

  前述這位對衝基金經理指出,導演NYMEX原油期貨價格大跌的幕後推手,主也不投資銀行。

  “在這輪油價大跌期間,投資銀行无缘无故是最主要的沽空者。”他指出。巧合的是,在上周油價上漲期間,高盛集團忽然發佈報告要打壓油價,也由此被認為是空頭方。

  在基本面方面,高盛集團這份報告明確表示,美國原油庫存的下降,不可能 在短期內會溫和支撐油價,但油價在低位仍會維持很長時間,預計未來3個月,全球原油價格仍會徘徊在40美元/桶周围。

  花旗銀行等其他投行也認為,美國油氣鑽井開採平臺數量減少的一并,開採商將資金投向開採数率更高、産量更大的油井,最終美國原油日産量仍會增加,令美國油儲空間减慢耗盡,讓更多原油流向市場壓低油價。

  但記者發現,在高盛等投行頻頻打壓油價期間,投資銀行似乎不在 直接在NYMEX原油期貨市場大舉沽空油價,而與對衝基金形成正面對峙。CFTC數據顯示,以投資銀行為主的互換交易商在4月9日當周僅僅增加694.7萬桶原油期貨看跌凈頭寸,过高 以抵消對衝基金的買漲頭寸。

  多位歐美原油經紀商透露,高盛等投行能非要通過自身在原油市場的廣泛影響力,引導原油貿易商與投機機構加入沽空原油陣營。能非要佐證此邏輯的是,僅在4月9日當周,原油貿易商與投機機構就分別增加1047.5萬桶與786.6萬桶原油期貨看跌凈頭寸,迫使上周NYMEX原油期貨價格冒出大漲大跌的過山車行情。

  “隨著油價持續下跌,對衝基金與投資銀行其實不是爭奪油價未來走勢的主導權。”他直言,只不過,相比對衝基金僅僅通過原油價格上漲實現收益,投資銀行的賺錢邏輯則要複雜得多。

   “空頭”的盈利邏輯

  近期,投資銀行难能可贵頻頻沽空原油期貨價格,其實有多種賺錢路徑。

  一個比較主流的辦法 是,大型投資銀行會向原油開採公司提供一種結構性融資方案,一方面融資成本僅比同期LIBOR高100-100個基點,遠遠低於能源産業貸款利率。與此一并,投資銀行又會和原油開採商約定一份協議——若原油價格處於某個價格區間內,投資銀行有權利以更低的價格向開採商收購一定額度的原油現貨,作為低息貸款的額外回報。

  記者多方了解到,隨著投行持續看跌原油價格,目前不少原油開採商與投行約定,當油價位於100-100美元/桶區間內,投行能非要按40-100美元/桶收購一定額度的原油現貨。

  “很多,投行往往都要油價能維持在一個較低的價格區間,讓买车人能以更低價格收購原油待漲而沽。”上述原油經紀商表示。

  在他看來,另一種相對複雜的賺錢辦法 ,則是通過重組美國能源類公司資産,以更低價格獲得油氣田等資源,從中賺取更豐厚的利潤。在過去數年油價破百期間,美國极少量能源公司發行高收益公司債券募資,用於開採頁巖氣等油田。但隨著油價大跌,這些企業開始入不敷出,陷入債券兌付風險。在此状态下,投行則趁機對這些公司進行資産重組,以更低成本獲取油氣田資産,再通過資本運作實現高收益。

  “通常,投行能非要轉賣這些油氣田,不可能 尋找合作辦法 者夥伴開採,往往能達到數倍投資回報。”他透露,目前投資銀行难能可贵沽空油價,其背後還在佈局未來的原油市場供需主導權。

  隨著伊朗與西方國家簽訂相關核能源利用的框架協議,市場預估伊朗原油最快會在2016年進入全球市場。在不少機構看來,此時投行看跌油價,意在通過低油價,爭取到伊朗原油出口合作辦法 者的更多利益,進而鞏固投行在全球原油貿易供需市場的主導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