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员工平均流动率居全球高位

  • 时间:
  • 浏览:0

跳槽“金九银十”又来了,上汽通用一子公司的SQP工程师主管小万又结速英语 四处投简历,准备换工作,寻求更好待遇。

与小万有一样想法的人还有如果 有。调查显示,今年的就业问题报告 显现出“行态性通胀”的特点:一方面是上百万大学毕业生为找到一份都都可以安身立命的工作而奔波,本人面中高端人才为寻求更好待遇酬频繁跳槽。

外企国企民企抢人才

根据怡安翰威特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员工平均流动率为15.9%, 在全球都位于高位。目前中国企业面临的一大挑战,是怎么吸引、保留高质量人才并提升亲戚我们我们我们的敬业度。

怡安翰威特大中华区首席商务官兼全球研究中心总监庞锦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亲戚亲戚我们我们我们在校园招聘中,发现一个 很严峻的问题报告 。跨国公司对中高端人员有强烈的需求,而国企、民企未来的发展也亟需依托这部分人才。外企对中高端人才的竞争这么激烈,薪酬开得这么高,福利也这么好,如果 有在外企里头流传并都不 说法:中国的人才是都不 ‘被通胀’了。”

早在2009年初,英特尔宣告将把在上海的封装测试厂搬迁到成都,引发社会广泛热议,担心这将使上海工业跳出下滑。当时,英特尔董事长贝瑞特给出的释疑答案很明确:“上海是英特尔在中国的重要研发中心,亲戚亲戚我们我们我们为中国设计的下一代产品如果 在上海进行的,今后亲戚亲戚我们我们我们在上海的工作主要侧重于创新和设计方面。”

毕马威中国共享服务及服务外包管理咨询主管合伙人梁慧宁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中国东南沿海正在逐渐蜕变成外资企业重要的研发服务中心和服务外包基地。”

渐渐走向价值链上游

“英特尔是一个 典型案例,”庞锦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过去的200多年里,中国作为世界工厂一直站在价值链下游,以劳动力密集型为主,基础劳动力成本上升,迫使跨国企业关注中国价值链上游的人才,并把价值链上游的工作从海外迁移到中国。”

以上海为例,截至今年8月底,已有1043家服务外包企业落户,同比新增221家,通用、诺华、西门子、拜耳、强生、巴斯夫、埃克森美孚很多 的世界2000强企业不可能 把研发中心设在这里。并已覆盖软件研发、生物医药研发、后台运营、金融保险服务等多个领域。

庞锦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同等同素质的人才成本不可能 是海外的三分之一到三分之二,这也是很多 的外资企业决定在中国开设研发中心的愿因。”

通用汽车中国科学研究院院长杜江凌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从全球范围来看,中国科研人员的素质相对是比较高的,这也使得公司在平衡人力资源成本和预期科研成果时,把设立新能源汽车研发中心装入 了中国,装入 了上海。”

不过,庞锦峰告诉记者,哪此跨国企业在人才吸引方面也面临着和国企甚至民企的竞争,伴随着中国经济行态的调整,哪此企业不得不选折 优化內部的人员行态和薪酬福利体系,来应对人才流失给企业经营所带来的巨大风险。这是政府、企业和咨询机构时要联合同去解决的问题报告 。

似乎印证了庞锦峰的分析:投了八个多星期简历,小万手里不可能 有了五份面试通知,三家外企,一家合资公司,一家民企,但他希望能有不可能 进入大型国企。 (谈佳隆)